sohu_logo

    “单位会不定期检查,就是晚上9点钟左右打来电话,我们必须在20分钟内赶到办公楼签到。”近日,湖南省衡南县很多公务员每天回家后变得有些提心吊胆了。
    这都源于该县的“三搬”工程,据报道称该县以前一直没自己的县城,寄居在衡阳市石鼓区。5年前云集镇被定为衡南县的县城。如今,衡南县投在新县城建设上的资金已逾30亿元,但新县城仍显得有些空旷和冷清。为让新县城人气迅速旺起来,该县要求县直机关所有干部,工作日晚上必须住在云集镇,否则严厉处罚。
    有人为此感慨道:真是太有才了!衡南县县城迁址,在中国政治史上又写下了离奇的一笔…… [圈子热议]

名博评论

县太爷的“迁都总动员”
儿子大了,总想和父母分开住。这是人之常情,官场亦然。话说湖南有个大名鼎鼎的衡阳市,这衡阳市下辖七个县,相当于有七个“儿子”。[查看全文]

三搬书记周千山“三搬”书记周千山正传

县城“迁都”,百官却不入住

    由于历史原因,衡南县一直没有自己的县城,寄居在衡阳市内。这“无城之痛”一直是理解县城领导的心病。终于,在2005年,衡阳有了自己的新县城,但城是有了,人气却旺不起来……[圈子热议]

近50年,终于有了自己的“县城”
     据了解,由于衡南县寄居在衡阳市内,没有自己的县城。衡南县从1952年设县到1980年30年间,三次筹备搬迁县城,却因为种种原因均未成功。1995年,迁城的梦想终于实现,最终确定距离衡阳市区约20公里的云集。如今,5年过去了,云集县城已初具规模。据衡南县委新闻办公室主任谭顺之介绍,县城建设资金已逾30亿元,建成区面积达5.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到5万人。[查看全文]

县城已建,百官却不愿入住
     走在云集县城里,记者看到,大多是建成或在建的高楼,只是房屋大多空置。在最热闹的政府部门周围,多是一些小超市和网吧。晚饭时间,饭店内也只有几桌客人。宽敞的主马路上,能看到少数飞驰而过的汽车和零星的行人。云集目前还没有出租车,满街都是飞奔的摩的。作为县城,显得有些空旷和冷清。衡南县委、县政府也认识到,人气不足是当前首要解决的问题。[查看全文]

小调查

survey

“迁都总动员”:搬家、搬人、搬心

    在一次干部大会上,县委书记周千山说:“对衡南来说,‘三搬’工作到了最好的时期,到了最后的期限,全县上下要以硬的措施和铁的纪律推进‘三搬’工作,坚定不移地做旺县城。”[圈子热议]

07年9月4日:告文武百官迁都书
     搬家搬人搬心,做旺县城云集;同心同德同向,建设和谐衡南。现在已进入住宅搬迁的关键时期,全县广大机关干部职工一定要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增强“当衡南干部,住衡南县城,为衡南出力”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积极响应县委、县政府的号召,掀起新一轮干部职工住宅搬迁的热潮。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县城建设上,我们这一代注定是吃苦的一代,奉献的一代。[查看全文]

08年10月22日:百官不入住,罚无赦
     11月3日以前,所有县直机关在职副科实职以上干部必须无条件入住云集;从2009年5月1日开始,取消朝九晚五作息时间;无条件取消公车接送,严格规范干部上下班纪律。该县还将把“三搬”工程作为考察干部以及年终班子考核的一项重要内容,凡未按要求完成住宅建设及搬迁入住的单位,年终考核实行一票否决,对主要负责人、分管领导实施问责。[查看全文]

08年12月5日:“三搬”工程取得阶段性成果
     “三搬”工程已取得了明显成效:一是单位领导重视程度普遍提高。全县大部分单位召开了班子成员会和全体干部职工会,传达县里会议精神,制定具体工作方案。二是单位考勤进一步规范。绝大部分单位已按要求购买了指纹打卡机,并实行了指纹考勤。三是公车接送现象已基本杜绝。各单位加强了对公车使用的管理,公车晚上基本上停在县城,确因公务活动回衡阳的,也履行了报告手续。[查看全文]

背景资料

如此“旺城”,到底该不该?

    县城搬迁如今已成既定现实、人气不旺也是现实。面对这种情况,政府该不该以“硬的措施和铁的纪律”来“做旺”县城呢?[圈子热议]

李清       李清

反对:如此“旺城”违背客观规律
     衡南县的干部普遍不愿住新县城,还有大家对新县城信心不足的原因。报道说,百万人口的衡南县,新县城建设5年了,常住人口才三五万人,房屋大多空置,连出租车都没有。而从县城决定搬迁之日起,便有人质疑说,“衡南要真正建成一座新县城,至少需要50年时间”。既然如此,衡南县领导迅速“旺城”的想法,是否有些违背了客观规律呢?[查看全文]

刘永涛       刘永涛

支持:要做旺县城,干部就该“住”下来
     如果放任干部自由“走读”,上班在办公室,下班后就人去楼空,这新县城差不多也就是个临时性办公据点。实际上,很多地方都存在这样的现象,有的干部一周5天时间,周一甚至周二才能离家去单位,周四就开始想家,周五就已经回到家。一个地方的领导干部,大规模将工作地和生活地剥离开来,身在曹营心在汉,能否尽职尽责肯定是问题。[查看全文]

往期专题

本期责编:辛尧
日期:2008-12-15
出品:搜狐博客深度栏目
热点话题圈 官方博客

     关于此事,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认为,发生在衡南县的这件事牵涉到关于公务员的权利保障和义务界限的问题,这是依法行政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值得探讨。公务员是要承担比一般公民多的义务,但也不能无边无尽地承担,如何保护公务员的权利需要有关部门尽快研究,拿出解决方案来。[圈子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