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访谈

沈昌文:有人说我历史太复杂

沈昌文,1931年9月生于上海,因家道中落,十四岁时辍学,开始长达六年的学徒生涯,工作之余自学无休,最后取得的学历是上海民治新闻专科学校采访系二年级肄业。1951年考取人民出版社校对员,此后屡有文章及译作问世。1986年1月起,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1980年3月起兼管《读书》杂志编务,1996年1月1日奉命退休,此后仍会参加各类文化艺术活动…【详细】

【访谈】学徒生涯:我是上海人,但始终看不起上海人

【访谈】编辑时间:三联书店为何拒绝我

【访谈】书商旧梦:我这一辈子都是做牛式的出版

【访谈】知道分子:我要像丁聪学习,悄然谢世

·上期回顾|沙叶新:剧作被禁我依然天下无敌

……吴怀尧:今年8月号的《上海文学》(总三百七十七期)重点推出了您2001年夏天创作完成的剧作《幸遇先生蔡》,这部作品我是坐地铁时读完的,这里想问下您,当初怎么会想到创作这样一部纪念蔡元培的剧作?

沙叶新:《幸遇先生蔡》是1998年我应北京大学之约,为他们的百年校庆纪念蔡元培而写,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写下去。三年后,香港中英剧团得知此事,诚恳请我将此剧继续写完,由他们排演。当时我在美国,既感动又感慨。感动的是,香港本是成龙、是周星驰、是张曼玉、是梁朝伟的艺术天下……

媒体报道>>

·山西晚报|吴怀尧:作家富豪榜不是赞美诗

·春城晚报|吴怀尧:全民阅读作家就富

·深圳晚报|怀尧访谈录:多元文化表达的样本

·春城晚报|《怀尧访谈录》正式启动 首档个人媒体品牌诞生

·都市女报|吴怀尧:学历就是盖了章的纸

独家视频:《天仙配》作者时白林近况

主持人简介

  吴怀尧,1984年12月生于湖北红安。师从《现代汉语词典》,曾数次通读。17岁在北宋理学家程颐、程颢游历、讲学和生活过的二程镇上高中,因不满应试教育制度而退学。21岁担任财经时报封面报道记者,首创《中国作家富豪榜》引发空前轰动,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国最火爆最具影响力的文化事件”,成为公众了解中国作家群体变化和国民阅读生态的最佳选择。2008年推出中国第一档个人媒体品牌《怀尧访谈录》,发布未经过滤的深度访谈,呈现文化领袖的真实想法,运行三个月后获新媒体贡献奖,并由人民大学出版社结集出版。

访谈简介

《怀尧访谈录》旨在通过博客的方式,对话中国文化领域的杰出贡献者,充分利用视频、图片和文字,辅佐于博客,将采访编辑发布融为一体,以实现新闻报道的最优化。

往期回顾

书荣沈昌文

他喜欢佛教,也读《圣经》,同时身上有道家的特质,比如尊重女性。他踽踽独行,不知疲倦,说话慢条斯理,少见刀光剑影和杀气腾腾。因听力不佳 …… 【详细】

阿来:文学即宗教

我自我教育的最好方式就是文学。文学对我不是一个职业,文学对我来说,就是一所最好的学校。“知天命”是什么意思?当然,这不是你说是孔子说的 …… 【详细】

沙叶新谈话剧市场

九十年代之后,沙叶新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线。在泛黄的新闻纸中,文学盛名起起落落。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陈毅市长》曾入选语文教科书,相信很多人…… 【详细】

陈丹青说知识分子

为什么要定位?定了位,人生就安稳、就有价值了么?我听不少人动不动就说“我是作学问的”,“我研究这一行一辈子”,我就心里想傻逼 …… 【详细】

阎连科说写作心路

许多年来,我依靠写作行走,在北京建立了家庭,说起来我还是个作家,但是,却连给我的那些在乡村的侄男甥女们安排打工的能力都欠缺。 【详细】

岳南谈考古文学

我上中学的时候,对中国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的人与事就比较感兴趣,那个时候“文革”结束不久,号称“科学的春天”已经来临,报纸刊物上开始…… 【详细】

时白林谈中国戏曲

1993年在合肥举办个人音乐会时,一位省委书记到台上祝贺“黄梅戏成全了时白林,时白林创造了黄梅戏”。但我一直认为,是黄梅戏哺育了我。 【详细】

于坚谈诗歌

人们对诗人的要求太高了,那是对圣人的要求,又要他两袖清风,又要他忧国忧民,又要登大雅之堂,又要取悦下里巴人,为什么“庾信文章老更成”? 【详细】

郭敬明谈鲁迅

郭敬明:在别人看来,我进中国作协才是有个性的事情。而且我觉得能加入作协是好事,不仅能得到长辈的认可,对自己也是一种很好的鼓励。 【详细】

何三坡说中国文学

他是一个搞学术研究的人,按道理不应该说这样的废话,虹影、卫慧、棉棉是垃圾,在中国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黄口小儿都知道,还用他来说吗。 【详细】

李银河忆王小波

李银河:王小波如果活到现在,立场肯定和我一样,只不过他表达的方式会更幽默,他的好多话能给你气乐了。王小波受的表达方式是独一无二的。 【详细】

郑渊洁:我是野兽

上学的人获取知识的方式属于家畜,别人给什么你就被动地吃什么,不管身体是否需要这些营养。而我这类靠自学获取知识的人,则是自然界的野兽。 【详细】

朱大可文坛垃圾论

朱大可:当下的文学生态,就像一个“工业化”的垃圾生产流程,跟用激素、化肥、杀虫剂弄出来的农作物一样。出版物大多是“问题食品”。【详细】

阎安:圣地守夜人

当多数写诗的人已不读《诗经》,本民族语言的内涵和弹性失传般地漫失,语言沦为说话的工具时,阎安依然坚守在秦岭以北、贺兰以南埋头写作。 【详细】

合作媒体

联系《怀尧访谈录》MSN:
huaiyaointerview@hotmail.com

  专题制作:幸知 010-62726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