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搜狐博客

  没想到我的事引发出这么大的社会反响,这些天我也经受了各种压力,酸甜苦辣,真一言难尽啊。
  这里我只想声明二件事:一我为什么称“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其中“反革命”罪名是如何来的?这并非是领导告诉我的,而是我的推论。
  二是那两位女同学告发的,也只是我的猜测,我不能肯定,因为领导不会告诉我是谁告发的,我只能猜测,现在想来实在轻率了点,因为根本预料不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参与讨论]

当事人

跟大家谈谈这些天的感受
     没想到我的事引发出这么大的社会反响,这些天我也经受了各种压力,酸甜苦辣……真一言难尽啊。[查看全文]

有同学告我“反革命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有同学告我“反革命”

关于杨师群教授

·自拣“反革命”帽子走红全中国
    这二年,当反革命已经不是什么可怕的事,耻辱的事,而是可以扬名的事了。君莫见,杨师群教授就拣了一顶“反革命”的帽子给自己戴上,不仅不感到害怕、耻辱,而且一下子出名了。为什么说这是自己拣的帽子呢?因为早在1997年,中国就取消了反革命罪,也就是已经取消20年了。因此两个学生告这个教授,绝对不会按“反革命”告状,公安机关也不会按“反革命”立案。这完全是杨教授自做多情,把自己当成“反革命”了。[查看全文][评论]

·最瞧不起杨师群这一类所谓教授!
    首先声明,我不是所谓五毛,当年大学很多同学为自己捞资本争着入某党,我没有动心。在我眼里,真正严肃的好老师,讲课说话应该谨慎才好,因为课堂是个神圣的地方,你的观点和言行可能将影响到你的学生,甚至一生。批评政府也没什么不可以,是言论自由的部分,可在课堂上是不是也应该谨慎一些呢?毕竟面对的是受教育的学生。[查看全文][评论]

·学术自由与反革命
     学术自由这是包括各大学在内的学术界所提倡的,我坚决赞成。但“学术自由”和“课堂自由”还是有区别的。如果杨老师认为自己在讲《古代汉语》时联系实际批评当今政府是自己的自由,那学生不愿你在上《古代汉语》时离题太远而批评当今政府,是不是学生的自由?还是杨老师认为的“学术自由”是在课堂上只有老师的自由而没有学生的自由?[查看全文][评论]

杨老师的惊人语录

关于告状的学生

·这年头大学里还有女“红卫兵”
    “红卫兵”的历史不能模仿,不能重复,这是我的心愿。随着近年高校扩招,地球人都知道:中国大学生的素质已经明显下降,即勉强相当于以往的高中生。这样来看,华东政法大学的两名“女侠”确实是“红卫兵”的最佳身份,而倘若不小心,将来中国的大学里,仍然有“红卫兵”泛滥的风险。[查看全文][评论]

·学生告教授“反革命”并不荒唐
    以前在国内大学授课时,也曾象某些老师无所顾虑地谈政治批政府,不顾忌学生的立场与想法,但在美国做了教授,知道了这个规矩,就很谨慎,涉及到政治与宗教时,尽可能回避,或采取折中立场,就是怕学生告我。[查看全文][评论]

·这两个学生很幼稚
    在笔者看来,那两位女学生告杨师群的内容,即他是“反革命”并不能成立,恐怕她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革命”。这起事件的最关键问题,其实并非教师在课堂上,有没有发表政治言论的自由,而是我们现在的很多大学生,缺乏独立头脑,没有批判精神。[查看全文][评论]

·我是杨老师的学生,我最有发言权
    我尊敬他,因为他是一个好老师,他的人品和才学,正如他的这一切都将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呈现在他的学生身上,当他们走出课堂,他们都承载着他的梦,来自这个坚强而执著的男人的脊梁的最深刻的力量。[查看全文][评论]

小调查

survey

该如何看待“杨师群门”

·大学应是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
    大学应该成为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包括教师的思想和学生的思想——让不同的观点在大学这块土地上持续对话。让老师和学生展开辩论,把各自的观点充分说出来,而不是简单判断对错,在辩论的过程中,学生们自会学会辨识,这其实是十分重要的教育过程。[查看全文][评论]

·莫让“全民互告”的悲剧重演
    ?这年头,学生告老师,从来不是个新鲜事。老师上课稍有不慎,被哪个非常具有正义感的学生看不顺眼了,一个小报告打上去,过两天,学校就要找你谈话了。但直接将老师告到局子里,而且居然能让公安局立案侦办,好像还很少听说。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全民互告的时代,儿子告老子,妻子告丈夫,有密告,有明告,或者批判大会上当众揭发的。[查看全文][评论]

·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偏执?
    如今浮躁、偏执、狂热都快成了当今的主流了,务实、冷静、从容太需要回归了。少一点偏执和火爆,多一点理性和平和,大家都心平气和的来共建和谐社会,从一点一滴做起,从一言一行做起,让社会有更多的温暖与感动,少一份冷漠与仇恨。[查看全文][评论]

上期回顾

编辑:孙威
日期:2008-12-08
出品:搜狐博客

    杨师群教授的事情,基本上过去了,但却留给人们无尽的想象空间。如今浮躁的社会,对做学问的人确实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何去何从,坚持一个什么样的品位,也是个多元化的选择,只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