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焦点图
视频播报
史上最牛大学宣传部长采访录音

最牛宣传部长:我只是个小人物

  西电卡门事件渐进高潮,强建周开始哭诉“我只是个小人物”。他的确是一个小人物,一个小小宣传部长是没有如此大的能量让上万学生都被“绑架”了的。他只是一个在错误时间出现在错误地点并说了一些错误话的“小人物”而已。[详细]

更多>>

西电学生爆料

更多>>

事件进展

更多>>

各方评论

SPECIAL SUBJECT事件背景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是1931年诞生于江西瑞金的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1958年迁址西安,1966年转为地方建制,1988年定为现名。学校现有各类学生40000余人,其中普通本科生20000余人,硕士研究生7000余人,博士研究生1500余人。[详细]

学生发现信用卡蹊跷 "幽灵"般的信用卡
前天去后街工商银行办理网上银行,被告知不能办理,原因是我名下已经又一张牡丹信用卡,并且已经开通网上银行。我前思后想也没记起来我什么时候办过工商银行的信用卡,于是打95588电话询问。卡是今年7月份办的,而且已经开卡,今天去了工商银行信用卡总部,对方说是南关支行办理的,去了南关支行,说是卡已经发出,具体资料还看不到。现在具体是谁办的现在还不好说,但银行里的说是学校里的工作人员办理的,说是集体办卡。但是卡现在至今没发到手中…[详细]

法律专家看“信用卡门”

西电科大“卡门事件”的法律定位

沈彬:史上最牛宣传部长为何会“牛”

  “占领天涯”,“扣留记者”,“全国轰动”,强部长赶上了2008年的末班车,被网友推选为“史上最牛宣传部长”。究竟为什么最牛宣传部长敢这么“牛”呢?因为他明知学校即便盗用了学生身份,也不会受到处罚,此次“西电卡门”事件中的真正受害者——被盗用身份的学生,不敢叫板校方,还得忍气吞声。 这就是“牛部长”的底气所在[详细]

熊超:“信用卡门”事件中西电该负什么责任

  透过事件看本质,为什么有人需要大量的商业信用卡呢?是为学校办理贷款便利?还是有人获得了相应回扣?如有,岂不是公职人员犯罪?岂不是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详细]

刘桂明:谁来保护“信用卡门”中学生的隐私

  虽然《宪法》和《民法通则》尚未直接规定“隐私权”的保护,但我们依然可以采取适应其他法律保护的方法来实现目标;正在起草的《侵权责任法》已经关注到了“隐私权”[详细]

教育界人士评“信用卡门”

史上最牛宣传部长给了媒体“成名”的机会

熊丙奇:从“最牛”宣传部长看高校危机处理

  有人说强部长是“土霸王”,有那么一点点芝麻绿豆权,就这么嚣张;还有人说之所以大学宣传部会这么牛,是因为他们不怕学生,学业、文凭被捏在学校手中的学生,不敢造次。而在笔者看来,以上对强部长的分析,都不太符合当前高校宣传部长这个角色,而强部长这个“最牛”,也颇有些冤枉。[详细]

刘洪波:从“卡门”事件看大学的“武化”与“痞化”

  西电宣传部长得言论和作为,也算是一个轻度的“文攻武卫”吧,文是“占领信息渠道”,武是“让保卫处扣留”。我没有看到大学的文化,“武化”却已经昭然。 [详细]

信海光:“西电卡门事件”与校园基层民主

  大学,不但是一所学校,更是一个学术社区,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抑或是行政人员,都是成年人,平等应该是大学里各个群体之间的主要关系。[详细]

“信用卡门”远未结束

西电财务处领导要躲到何时?

西电校友:信用危机令母校未来堪忧

  假如我没在西电上学,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若相同的事情发生在社会上的不正规的职业技校或培训机构,我可能没有反应;但我曾在西电上学,我接受了西电的教育,我在西电扎扎实实的生活了四年,要我只是叹一口气,我做不到,我不知道对它是该愤怒还是悲哀。[详细]

最牛宣传部长只是个“挡箭牌”

  西电卡门事件渐进高潮,强建周开始哭诉“我只是个小人物”,他的确是一个小人物。他只是一个在错误时间出现在错误地点并说了一些错误话的“小人物”而已。[详细]

聂俊峰:信用卡“圈地运动”可以休矣

  在公民权益观念深入人心的今天,“西电卡门”所暴露的种种违规确实于情于理不合。这一近乎丑闻的事件也昭示着中国信用卡市场的绵延数年的“圈地运动”可以休矣。[详细]

小调查

survey

“信用卡门”西电校方说只是工作失误而已。难道只是道个歉就可以了吗?就真的无法可依了吗?银行方面说不会给学生带来经济负担,也不会对个人信用记录造成不良影响,那么银行就可以逃脱责任吗?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