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让我们通过网络寻找罗炼
 
寻找失踪的80后外来工罗炼
 
  24岁的罗炼从湖南到广东打工5年,2008年9月14日中秋夜失踪,仅在吃剩2个月饼的盒子里留下一张字条:“终生役役而不见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所向……”。他失踪时,宿舍里除暂住证不见外,包括身份证在内的其他物件都未带走…
 在这样剧烈动荡又希望渺茫的现实中,越是心有梦想而存慧根,越是自绝于这个环境。对身处社会底的表弟来说,有梦也是种罪,越有梦越痛苦…[详细]
 如果你有罗炼行踪请告知我们以便告知罗炼家属…[留言]
罗炼为何失踪:因为有梦还是“想不开”
 
寻找罗炼
  他不爱上QQ,手机里除了3个姐姐的电话没几条短信。
  母亲离世后,几乎每天给在老家的父亲打电话,“只问吃饭了没”,一直打了半个多月,用这种方式来安慰父亲。
  他在日记的扉页上写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详细]
  同住的工友说不了解罗炼,“他的书我们看不懂,都是之乎者也”;“他从不肯主动和我们谈话,有点清高”。有人觉得罗炼很幸运,在家具厂有七八个老乡,但不善交往的罗炼却显得“不合群”,甚至有点孤寂。在有的工友看来,罗炼有一帮老乡工友,有个住得离工厂不远的姐姐、姐夫隔三岔五地操心问候,理当不会落寞 …”[详细]
 
寻找罗炼
  在2003年职中毕业后罗炼被学校推荐到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因工作辛苦,后在家人帮助下到珠海一家制衣厂负责发材料。后来再到印刷厂打过工,推销过太阳能,进过咖啡厅做侍应,做过1年小区保安,跑过地产推销,出走之前的工作是油漆工…[详细]
  在罗炼遗留的日记中记录着:“2008年5月身在人群中,却总是形单影只……母亲的猝然离去,让我意识到生命的渺小……对于父亲,那份无与伦比的爱,我唯有感到无地自容……每当看到周边衣裳褴褛,老态龙钟的身影,我都感到后怕,惟恐自己也将这样庸碌一生。也许是该坦然接受,而我却无法释然,我还有太多的憧憬…”[详细]
还有多少想走未走的罗炼
 
 
·他们说:我们都是罗炼

·打工者麦小姐: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出走
·打工者李乐运:打工越久,心里越闷
·城里姑娘对外来工吼道:滚回你们老家去
·如痘:我是千千万万个忍气吞声的打工者之一
·海川:与打工者对话:受伤了医药费自己掏
·理发店里的打工者:一月洗一百个头推销50张月卡
·外来工讨薪:2个月没有发工钱了
·深圳外来工现状:工作10个小时吃饭半小时
·燕山夜话:北京的秋天不知躲藏在哪

 
·珠三角打工群体生活影像记录
  在珠三角地区,活跃着稻客、捕鱼汉、拾荒者、寄耕农、砍桉人、街头乞儿以及各式加工厂工人,记者镜头记录下他们的生活…[
郭继江博客]
街头乞儿是拦路虎 捕鱼汉偷空睡会 水稻已经收割 女人是耕种稻田的主力 工人的安全就靠一个绳索 这是他们闲暇时的美容
新一代农民工
  研究农村社会问题的陆学艺表示,新一代农民工很多是80后,他们在各种传媒浸润下成长起来,不像上一代农民工那么“听话”。新农民工群体跟过去的追求已经不一样。在满足他们的物质文化生活的同时,也应让他们跟同龄人一样,在精神世界方面成长起来。”…[详细]
 

·“80后农民工”出来不为挣钱
·外乡人:70%工作单位加班没有补贴
·外乡人论坛裁员信息温暖互助联盟”
·你在他乡还好吗?都市外乡人生存状况调查
·农民工漫长讨薪路:公路静坐
·农民工子女遭遇入学难
·外乡人48%认为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

结语
  像罗炼一样从农村出来希望通过打工改变命运的外乡人,永远不知道哪个城市才是终点站。辗转的打工经历、繁重的工作、无限制的加班,身边没有亲人、朋友,没有娱乐方式,理想的破灭,心理的落差,环境的挤压…罗炼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是时候关注外来工的内心世界了,不要在出事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些沉默的大多数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