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钟南山

  中国工程院院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华医学会会长、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广州医学院院长、广州市科协主席、广东省科协副主席等职。主要从事高氧/低氧与肺循环关系研究。

  2003年,作为中国抗击非典型肺炎的领军人物,在SARS(中国大陆地区民间通称为“非典型肺炎”)猖獗的非常时期,钟南山不但始终在医疗最前线救死扶伤,还积极奔赴各疫区指导开展医疗工作,倡导与国际卫生组织之间的密切合作,因功勋卓著,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同时被广东省荣记特等功,被广州市授予“抗非英雄”称号。
 钟南山:亲历祖国医学发展历程 “医改基本不成功”谁心寒

  从60年代直到今天,钟南山院士亲身经历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的风雨历程。医改是伴随新中国发展历史的,如今祖国医学的成就令国际瞩目,这岂能与医改割裂开来?我们这二十几年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不能够因为医改所谓的不成功而否认这些成绩。医改成不成功,主要是看成绩。现在我们的大医院,不管是外科,内科,都与世界水平非常接近了,在印度,在很多国家是不可能的,我们却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当然目前只是局部的,没有覆盖全民,需要逐渐发展。

  医改成不成功,也还要看一个国家的卫生状态。我国人均的预期寿命,50年代是35岁。2005年是提高到72岁。第二个是孕妇死亡率,1991年为十万分之八十。在城市里面降到十万分之二十五。第三个指标是婴儿的死亡率,1981年是千分之五,小于6岁的是降低到百分之二十二点五。国家医疗卫生水平的标准,在改革开放之后的这二十几年都有飞速的发展。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看到,甲乙类的传染病,鼠疫、肝炎、艾滋病、梅毒,等等,都明显下降。

  再比如,过去广州不进行肺移植,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在这个阶段通过很多的研究以后进行肺移植,最早是在2003年进行的,目前做了好多例。假设没有技术的进步,现在不肺移植水平,不可能与国际水平接近。 (特约记者 叶依)
返回首页 >>详细
陈竺: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到太平洋
钟南山:亲身经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历程
徐光炜:稿肿瘤曾被认为是“荣誉的坟墓”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鲁重美:讲述北京协和医院的变化
程利南:讲述中国第一枚宫内节育器的诞生
王莒生:为山区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不再摇头兴叹
百岁老人万长成:农民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百岁老人王桂兰:农村人过上了好日子
百岁老人张修祈:由一间破土房到新楼房
全国健康老人陈晓峰:吃喝观念上的变化
洪昭光:国人健康意识从盲目到自觉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王宜:60年中国饮食文化的变迁
吉军:60年记忆——体质增强的启示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白剑峰: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王树平:30年前的医院药品购销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