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60年健康记忆
  程莘农

  中医针灸学家,中国针灸界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新中国针灸国际培训事业的开拓者之一。毕生尤致力于针灸临床、教学、科研,曾担任国家攀登计划“经络研究”的首席科学家,主持过多项有关针灸经络的学术研究,临床实践中提出许多学术思想、观点,其所编著的《中国针灸学》是风靡海内外的国际针灸教材,为新中国的针灸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曾获世界文化理事会“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世界科学奖”,历任第六届、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当选首批中国“国医大师”。

  这位将毕生奉献给了祖国针灸事业的老人,从医70载,他的一生见证了中国针灸的衰落、发展、传扬。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1955年,我考入了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今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前身),接受正规的中医专业的学校教育,受旧时代的思想的影响,人们将针灸医生与修脚工视为同等的卑微的工作,认为针灸没有技术含量,没有医生愿意从事针灸这个领域的教学、科研、临床工作。

  记得七十年代初,我第一次到英国的时候,中医针灸不被西方人所认可,在异国,参加会议全部都是自己坐车去会场,没有任何的接待,会场上在几百人众目睽睽之下,现场切脉,西方人就要考证中医的学问到底有多深。伴随着尼克松到中国访问,把中国的“针灸”带到了美国,于是,一下子轰动了美国,继而全世界;迄今已到了没有一国不在迷恋“针灸”的程度。若从政治上讲,这是毛泽东“针灸外交”的伟大成功,也是“中医药国际化”的源头。现在,每年有来自欧美、东南亚及非洲等国家和地区近万名外国学生,来到中国学习中医针灸,来此亲自见证为中华民族和亚洲各国人民的生息、繁衍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中医的神奇魅力。
返回首页 >>详细
陈竺: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到太平洋
钟南山:亲身经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历程
徐光炜:稿肿瘤曾被认为是“荣誉的坟墓”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鲁重美:讲述北京协和医院的变化
程利南:讲述中国第一枚宫内节育器的诞生
王莒生:为山区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不再摇头兴叹
百岁老人万长成:农民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百岁老人王桂兰:农村人过上了好日子
百岁老人张修祈:由一间破土房到新楼房
全国健康老人陈晓峰:吃喝观念上的变化
洪昭光:国人健康意识从盲目到自觉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王宜:60年中国饮食文化的变迁
吉军:60年记忆——体质增强的启示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白剑峰: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王树平:30年前的医院药品购销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