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顾建文

  成都军区总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教授、博士导师、擅长脑垂体瘤、胶质瘤、脑膜瘤、听神经瘤微创手术,并在脑血管疾病、癫痫、帕金森、脊柱疾病方面有深入的研究。目前还担任成都军区神经肿瘤研究所所长,全军脑肿瘤微创诊疗中心主任,全军神经外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成都军区神经外科专委会主任委员,中国国家科技奖励委员会评委,中国医师协会四川省分会神经外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创伤学会全国委员,中国抗癫痫协会理事,中华医学会四川省分会理事,中国医师协会四川省分会理事,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编委,中华创伤杂志编委,获得“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等二十余项奖励。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 不再摇头兴叹


  伟大的事业离不开伟大的时代,医疗事业的发展与国力强大、科技进步息息相关,我所从事的神经外科就是最好的例证。建国初期,专业神经外科医生寥寥无几,省会城市以下基本没有神经外科专科,开颅手术根本无法开展,医生面对颅脑外伤等神经系统疾病的病人也只能摇头兴叹。随着发展,天津、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才相继设置了神经外科,受诊疗条件限制,对于颅脑外伤常采取多点钻孔探查的手术方法,当遇到脑外伤病人如果出现肢体瘫痪或是意识障碍,就采取在大脑两侧多个部位依次钻孔的探查技术,直到发现出血部位再打开颅骨做血肿清除,所以死亡率很高。

  随着CT设备出现,神经系统疾病的诊断有了飞跃,在外伤早期既能发现病灶,有的放矢地开展手术,而且CT技术呈几何数级地进步,从最初的单排CT,发展到多层螺旋CT,16排、32排到目前的64排,扫描时间从半小时提高到10几秒,图像清晰度成倍提高,多层CT还具备了三维重建和血管成像等功能。随着这些先进设备的国产化,很多镇乡一级的医院都配备了CT和MRI等大型设备。
返回首页 >>详细
陈竺: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到太平洋
钟南山:亲身经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历程
徐光炜:稿肿瘤曾被认为是“荣誉的坟墓”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鲁重美:讲述北京协和医院的变化
程利南:讲述中国第一枚宫内节育器的诞生
王莒生:为山区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不再摇头兴叹
百岁老人万长成:农民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百岁老人王桂兰:农村人过上了好日子
百岁老人张修祈:由一间破土房到新楼房
全国健康老人陈晓峰:吃喝观念上的变化
洪昭光:国人健康意识从盲目到自觉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王宜:60年中国饮食文化的变迁
吉军:60年记忆——体质增强的启示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白剑峰: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王树平:30年前的医院药品购销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