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赵之心

  1976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运动系田径专业,原北京体育大学教师,2000年经国家体育总局审批为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现担任北京市科学健身专家讲师团秘书长、北京市政府143号折子工程专家组成员(负责大众健身专题)、国家体育总局体科所越野行走运动首席讲师、北京月坛社区银轩老年健身中心技术总监、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中国田径协会业训I处健康走跑推广中心技术总监、中国保健协会骨质疏松与骨关节病研究会理事、北京市脑防办执行理事、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理事、北京市青年联合会理事、中国国家击剑队签约体能教练、北京市长跑俱乐部副主席、国企联健康工程运动健康专家组首席专家、北京市亚健康学会理事。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在五、六十年代可以加入健身行列的往往是那些家庭条件尚好的人,在很多普通百姓眼里,“体育”是与竞技比赛对等的,也更不能理解健身的用途与作用,更有甚者认为自己去健身甚至会伤害到身体。

  八十年代当发达国家已经开始流行大众健身运动的时候国人对健身的意识才处在萌芽的状态,更多人对健身的概念有了初步的理解,通过媒体将大众健身传播出去的第一个人当算马华,因为走过那个时代的人都不会忘记“天天跟我做每天五分钟”的口号。

  九十年代人们选择的运动项目开始从简单的走路、跑步延伸到健身房,一部分人开始选择利用健身房的器械、设备以及具有专业知识的教练来提高自身的身体素质,一种主动健身锻炼的模式正在被更多的人所接受。

  北京奥运最大的社会遗产是让全民健身成为一种热潮、让群众的自觉健身的意识大大提高、更为贴切的融入到我们的平常生活中, "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的观念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和回应。
返回首页

>>详细

陈竺: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到太平洋
钟南山:亲身经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历程
徐光炜:稿肿瘤曾被认为是“荣誉的坟墓”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鲁重美:讲述北京协和医院的变化
程利南:讲述中国第一枚宫内节育器的诞生
王莒生:为山区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不再摇头兴叹
百岁老人万长成:农民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百岁老人王桂兰:农村人过上了好日子
百岁老人张修祈:由一间破土房到新楼房
全国健康老人陈晓峰:吃喝观念上的变化
洪昭光:国人健康意识从盲目到自觉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王宜:60年中国饮食文化的变迁
吉军:60年记忆——体质增强的启示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白剑峰: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王树平:30年前的医院药品购销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