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吉军

  教授、副主任医师、执业药师、民间中医指导老师,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保健协会及中国药文化研究会专家成员,现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养生保健研究中心工作。 1983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中医系,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医药临床、合理用药、健康管理等。在近30年的中医药职业生涯中,曾得到王永炎院士、陈可冀院士、陆广莘、吴伯平、岳凤先、张作舟等名家的教诲与指点,受益匪浅。近年来,又师从中国现代名医施今墨大师之高徒、河南著名中医孙一民先生,深得施派真传。善于运用中医体质理论解决医药保健中的诸多问题,积极推广食疗养生、中医健康教育。擅长治疗外感病、情志病、亚健康等。

  吉军:60年记忆——国民体质增强的启示

  我们这个年纪(50岁)的人出生在我国上个世纪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当时国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极度低下,很多人在饮食营养问题更是困难,人们的体质普遍较差,当时人们所患的疾病大多与营养不良有关。记得在我年幼之时,有一次因为吃猪肉太多,而出现严重呕吐,于是再看到猪肉就感到恶心,也就是平常人们所说“吃伤了”,我听很多人跟我提到他们也有类似的经历,这次经历造成我的饮食结构严重偏差,几乎不吃肉食,只是勉强吃点鱼肉,形成偏食习惯,发育所需的营养物质缺乏较甚,健康状况属于体弱多病一族。那个时期,我就经常被父亲带着去月坛附近的北京儿童医院看病,当时经常出现上呼吸道疾病,比如鼻炎、气管炎、上感等等。到了医院就是化验周围血象,照透视,经常用的药有滴鼻净(含有麻黄素等成分)、抗菌素药片。

  进入中学之后,也没有进行任何治疗,我身上的各种疾病随之逐渐消失,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年幼时疾病不断,主要是由于营养不良所带来的恶果。


返回首页

>>详细

陈竺: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到太平洋
钟南山:亲身经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历程
徐光炜:稿肿瘤曾被认为是“荣誉的坟墓”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鲁重美:讲述北京协和医院的变化
程利南:讲述中国第一枚宫内节育器的诞生
王莒生:为山区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不再摇头兴叹
百岁老人万长成:农民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百岁老人王桂兰:农村人过上了好日子
百岁老人张修祈:由一间破土房到新楼房
全国健康老人陈晓峰:吃喝观念上的变化
洪昭光:国人健康意识从盲目到自觉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王宜:60年中国饮食文化的变迁
吉军:60年记忆——体质增强的启示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白剑峰: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王树平:30年前的医院药品购销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