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纪小龙

  主任医师,教授,武警总医院病理科主任,肿瘤生物治疗科主任,纳米医学研究所所,硕士,博士生导师,1978年毕业于第三军医大学。1981年硕士研究生毕业。1987年在美国安德森肿瘤中心做博士后研究一年。1994年在香港威尔斯亲王医院进修。1997年在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任访问教授。现任国内11家杂志的副主编、编委以及美国《环境肿瘤病理杂志》编委。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少儿时,当我还在地上滚、树上爬的时候,曾经看到过村里的蹒跚佝偻的“大象腿”、“臌胀病”、“驼子”、“瘌痢头”等,常常靠在西墙根晒太阳的身影。我家隔壁邻居就有个“臌胀病”人,那个迈步艰难、靠扶着墙壁站立的枯瘦样子一直刻印在我幼年的记忆中。整个村庄只有一个“祖传中医”,他是个面目和善的秃头老头,他的一间屋的诊所就在我家的斜对面,我还清楚记得一个早上,我在他诊所门口玩耍时,他给我指甲盖大小的一片东西吃,我嚼得甜甜的,还想吃,他告诉我,那是“树皮”。我就自己到村外池塘边的树上用刀子割了树皮吃起来,结果是苦的。他知道后,哈哈大笑起来……当我长大了才知道,那个甜甜的“树皮”叫甘草。当我从幼年到少年的短短岁月里,村上唯一的“祖传中医”不仅治不了那些“大象腿”、“臌胀病”、“驼子”、“瘌痢头”,他自己也与他/她们一个个无声无息地永远离开了人世,仅仅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70年代,我自己干起了医生的活儿,村里有了医务室,有两个“赤脚医生”。我每次探亲回家,自然就成了“名医”,村上的人听说在北京当医生的回来了,大病小恙都会到家里来让我瞧瞧。能为村上的人看看病,解决人们的一些病痛,受到大伙的赞许,心里美滋滋的……

返回首页 >>详细
陈竺: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到太平洋
钟南山:亲身经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历程
徐光炜:稿肿瘤曾被认为是“荣誉的坟墓”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鲁重美:讲述北京协和医院的变化
程利南:讲述中国第一枚宫内节育器的诞生
王莒生:为山区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不再摇头兴叹
百岁老人万长成:农民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百岁老人王桂兰:农村人过上了好日子
百岁老人张修祈:由一间破土房到新楼房
全国健康老人陈晓峰:吃喝观念上的变化
洪昭光:国人健康意识从盲目到自觉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王宜:60年中国饮食文化的变迁
吉军:60年记忆——体质增强的启示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白剑峰: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王树平:30年前的医院药品购销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