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韩立祥

  韩立祥(曾用名丁立祥),1946年生于吉林长白县,1963年参军入伍,历任卫生员、军医,参加援越抗美战争,后保送至空军军医专科学校学习。69年后担任农场医生、防疫站长等,95年来到北京,历任北京十一中学校医、北京卫生职业学校教师、主任等职。

  其父韩晟昊,医学博士,营养学专家,是韩国前总统卢泰愚私人主治医师,现任韩国新东和汉医院院长等职。

  退休后,韩立祥医生受聘于国务院港澳办担任保健医。现为中国红十字总会特聘专家,负责内科急症、意外伤害的教学培训工作。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四六年我出生在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的一个小山村,那时是实实在在的无医无药,只有百里外的长白县城或临江县城有家药铺,广大老百姓有病首先是扛和挺,再就是互相介绍偏方,还有许多人去找跳大神的巫医神婆,生孩子就找接生婆,就说这接生婆,黑乎乎的大手,一把锈迹斑斑的土剪子就是她全部家当,什么坐生、横位、骨盆畸形、前置胎盘等她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往往是母子活一个,或母子双亡。当地老百姓形容最危险的事有“车前马后,产前产后”。就算接下孩子,也不保险,大锈剪子也不消毒就剪脐带,许多产妇和婴儿感染了“破伤风”,老百姓叫做“产后风”、“脐带风”一般是第七天发病,往往是“七天风,八天扔” 死亡率极高,许多人家连生几个孩子都没留下一个。

  如今长白县人口已近十万,柏油马路四通八达,长白山机场马上通航,村村有卫生所,县镇都有医院,孕妇都能定期检查,做到优生优育,接生婆产后风已成历史,现代化的产房产床还有专职的产科医生,入院分娩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返回首页 >>详细
陈竺: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到太平洋
钟南山:亲身经历祖国医学事业发展历程
徐光炜:稿肿瘤曾被认为是“荣誉的坟墓”
程莘农:见证祖国医学走出国门
鲁重美:讲述北京协和医院的变化
程利南:讲述中国第一枚宫内节育器的诞生
王莒生:为山区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顾建文:面对颅脑外伤不再摇头兴叹
百岁老人万长成:农民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百岁老人王桂兰:农村人过上了好日子
百岁老人张修祈:由一间破土房到新楼房
全国健康老人陈晓峰:吃喝观念上的变化
洪昭光:国人健康意识从盲目到自觉
赵之心: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王宜:60年中国饮食文化的变迁
吉军:60年记忆——体质增强的启示
纪小龙:村里的“大象腿”消失了
白剑峰: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
韩立祥:农村的产后风没有了
王树平:30年前的医院药品购销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