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忽然“轰隆”一声,这座高近百米,投资千万的重庆万州所谓的“三峡移民标志性纪念建筑”明珠塔还没有完全建好,没有产生任何效益就被拆掉了。
    按照当地官员的说法,要完全建好这座塔,至少还要再投入2000万元,这么大一笔钱,还不如投资民生项目。据资料显示,明珠塔于2004年3月开工,2005年4月17日被叫停,前期工程耗资1000万余元。这一建一拆之间所带来的上千万的损失,却不见任何部门的任何人出面给公众一个说法,也不见任何部门和任何人来为这种损失承担责任 ……[圈子热议]

名博评论

“三峡明珠观光塔”是“折腾”的标本
不知万州的规划是怎么调整的,变化如此之快令人吃惊。为什么上这个项目?当初的专家评审会是怎么评审的?[查看全文]


重庆万州形象工程“三峡明珠塔”被拆除(图)

重庆万州形象工程“三峡明珠塔”建与拆

    作为三峡库区移民任务最重的万州,一直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的移民区县之一。三峡明珠观光塔,曾是2004年国家财政部批复对万州25个产业发展进行贴息的4个旅游开发项目之一。而元月5日,这座设计总投资3500余万元能俯瞰万州城全景、有万州形象工程之称的 “三峡明珠观光塔”,轰然“谢幕”……[圈子热议]

调查:到底是谁竖起了“三峡明珠塔”
    三峡明珠观光塔” 由万州区原龙宝管委会投资建设。2003年5月16日,龙宝移民开发区注资两千万人民币成立一家国有独资有限公司:重庆市万州区龙宝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彭小波。该公司由直属龙宝移民开发区管委会管理,当时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是张明生,党工委书记是蒲阳。 据该公司介绍,2004年开始投资建设的万州区标志性建筑“三峡明珠观光塔”。[查看全文]

万州家喻户晓的观光烂尾塔修建始末
     2004年2月,“三峡明珠观光塔”设计方案正式通过专家评审,工程预计在2005年春节完工。该工程总投资2500多万元,位于万州的“城市阳台”——海拔495米的戴家岩风景区制高点松林包,设计高度为135米,高30层,塔顶设有旋转观光厅,号称“长江沿岸第一观光塔”。顶部的旋转观光厅能俯瞰万州城全景。[查看全文]

记者直击:5秒钟内塔倒烟尘闭天
     “轰”地一声巨响,高达12层的“三峡明珠观光塔”轰然倒地,巨大的尘土,顿时将整个戴家岩全部吞没,将整戴家岩山体“封闭”,现场观看的市民,根本无法看清楚倒地的“三峡明珠观光塔”是什么样子。数百米外,便能感觉到强烈的震感。“三峡明珠观光塔”谢幕的全部过程,不超过5秒钟。 [查看全文]

    这个观光塔现在是形象工程,必欲拆之而后快,这是有公论的。但在当年,雄心勃勃的万州区龙宝管委会肯定不会承认这是形象工程,不然的话,这1000多万元就砸不出来了。现在观光塔倒了,上千万打了水漂,但却根本没人要为此负责。当年要建这个观光塔,是无比正确的,现在拆掉这个烂尾楼,同样也是无比正确。这真是很奇怪的事。

小调查

survey

热门标签

为何塔倒官不倒?

    上千万付之东流,为什么当初拍板的官员们不出来承担责任?是因为重庆有“试错免责”机制!有相关政策规定:改革开放拉动经济的决策,即便决定错了,只要措施和程序符合规定、没有谋取私利、未损失公共利益,可以免责。[圈子热议]

重庆市的“试错免责”机制与“瞎折腾”
     “大胆地吃螃蟹”就有可能犯错,为免除创新者的后顾之忧,保护开放工作的积极性,鼓励大胆探索,重庆在立法促开放时特别设置了容错机制。
    《重庆市促进开放条例》规定,开放工作效果不好,或者造成损失,只要程序符合规定,未谋私利,可以减轻或免除有关人员的责任。[查看全文]

允许“试错”并非纵容官员“拍脑袋”
     2005年重庆市出台了国内第一个规范政府重大决策程序的政府令—《重庆市政府重大决策程序规定》,界定决策机关和决策权限,严格操作,依规执行,并将严格追究决策失误者的责任。如问责乏力,形象工程将永无止歇。伴随“三峡明珠”倒地之声,我们期待问责之声能随同响起。 [谁该与“三峡明珠”一同“倒下”?]

免责条例对改革的副作用不可低估
     一些改革者之所以屡屡出现失误,并非信心不足,而是胆量太大,大到不集体研究、不民主决策、不倾听民意、不遵守法律的地步。被称为“三拍”(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屁股走人)的领导干部,在现实生活中并不鲜见。
     出台免责条例,可能造成改革方案更大的漏洞,不仅容易使改革偏离法制轨道,使得公众利益遭受侵害,也不利于保护改革者自身。[查看全文]

实拍万州县城

轻率炸毁工程何其多!

    单凭长官意志,随便制订或者修改规划,甚至换一届领导就换一个规划,是造就“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的重要原因。但是,我们很少看到哪一起被曝光的形象工程中,有人站出来为此担责近几年,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冒出来不少,我们却很少见哪个官员为此丢掉乌纱帽,“拉动地方发展”和“集体决策”成了许多形象工程的“免死金牌”。 [圈子热议]

杭州第一高楼被炸毁
·西湖第一高楼被拆 实际使用13年

    这幢大楼建成至今才十三年,座落在延安路和湖滨之间,离西湖只有500米左右,被称为西湖边最高的楼...[查看全文]
无锡第一人民医院拆除
·无锡第一人民医院高楼炸毁 使用7年
    大楼1997年获准建设,2000年9月建成。2003年,大楼所在的地块规划发生变化,从医疗用地调整为商业用地。... [查看全文]
青岛铁路大厦炸毁
·青岛铁路大厦拆除 仅使用15年

    2007年1月7日,为给青岛火车站改造让路,已有15年历史的青岛铁道大厦实施爆破,这是全国爆破楼层最高的工程。...[查看全文]
华字塔
·重庆奉节县“移民纪念塔”烂尾炸毁
    高调开工建设、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的奉节移民纪念塔,因难以取得合规建设的“户口”而停顿5年后,作为“烂尾楼”炸掉...[查看全文]

往期专题

本期责编:鲜文敏
日期:2009-01-12
出品:搜狐博客深度栏目
热点话题圈 官方博客

     政府的钱怎么花,花多少,如何避免政府的钱不被乱用滥用,这都已经是老问题了,但从重庆万州这个所谓的“三峡移民标志性纪念建筑”的一建一拆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一些地方政府的决策,仍旧是少数领导脑袋发热的结果。因烂尾而拆除的塔所损失的不只是1000万元纳税人的血汗钱,更有政府相关部门的形象与公信力。塔倒掉了,相关责任人是否也应跟着倒掉?如果不建立起一套严厉有效的追责机制,移民塔绝不会是最后倒掉的形象工程。 [圈子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