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光: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1949年出生于浙江温州, 1986年任团中央组织部部长。1988年辞去团中央组织部长职务后,以10万元注册资金创建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并创建希望工程。2005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2007年5月任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该基金会为改善农民工子女成长环境制定实施的“新公民计划”,被称为徐永光的第二个希望工程。

     汶川地震发生后,民间捐款犹如井喷,大批草根组织自觉受命于危难之际,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紧急救援和灾后重建的工作中。有人因此断言,5·12让中国的公益事业提前了十年。徐永光也在博客里写道,2008年是中国NGO元年。然而,一年后的今天,灾区的志愿者和NGO迅速退潮,当初的判断显然过于乐观了。要扭转这种局面,已经走过20年公益之路的徐永光说,中国公益产业需要变革,基金会要向草根组织开放资源,二者必须走合作之路。
    本期名博有约,我们走近中国最知名也最富争议的公益人徐永光,看他如何破解中国公益产业发展的困局。 【采访实录】  【往期回顾
做希望工程困难很大,风险也是很大的。在2004年之前,中国的法规规定,所有募捐来的钱一分都不能用于管理,所有的捐款都要用于公益项目。但是做公益是有成本的,这样的一个规定迫使我们不得不利用时间差运作募集的捐款。在这个过程中要冒很多风险,投资有可能会亏损,有些人抓住亏损,就说希望工程是有问题的。1994年香港《壹周刊》诽谤希望工程,我用六年时间跟他打官司,当时我们住在华润大厦的18层,我对我团队的同事们说,假如这一次我们败诉,我是无言见江东父老,只能从18层上往下蹦。【全文】【我来说两句
中国青基会也好,中华慈善总会也好,这样的机构怎么样能够从官方背景走向民间?怎么样能和民间的这些草根NGO合作?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想有一些突破。在这个时候,我们创办了南都公益基金会,它作为一个非公募基金会,资金由一个企业来捐赠,可以按照我的目标来设计基金会运行的模式,来确定机构的使命。南都公益基金会的使命是支持民间公益。我们现在的资金几乎全部都是资助草根组织来做项目,支持草根组织的成长,并且把关注农民工子女的教育、改善农民工子女的教育环境作为主要的方向。【全文】【我来说两句
民间捐款的绝大部分会集中在公募基金会,比如慈善总会、红十字会这些机构。譬如说这次汶川地震,民间的捐款是700多亿,这700多亿基本上都集中在政府和这些公募机构手里,他们自己都说,哎呀,我们捐款太多了,成了堰塞湖了。但是另外一边,这些草根NGO依然得不到本土资源的支持。公募基金会拿到这么多钱,没有用到草根NGO,就使公益产业的资源链是断裂的,草根NGO绝大部分是在透支着自己的能力,他们自己本身都存在着生存之忧,还要做服务是非常非常艰难的。【全文】【我来说两句
公募基金会和公募机构资金的使用,要逐步从由政府部门落实项目,转向让民间公益机构来落实项目。也就是说,你的根不能永远扎在政府,你本身是一个民间机构,应该把根往民间来扎。只有明确了这个方向才会有所行动。草根NGO也需要提高自己的能力,提高自己的公信力、专业性。最后走上这样一条合作的道路,就是募捐的就管募捐,做事的就管做事,募捐的把钱募的越多越好,做事的把事情做的越来越好,这样形成两种资源的优势互补,使整个公益组织发展的生态得到改变。【全文】【我来说两句

    募捐的就管募捐,做事的就管做事,募捐的把钱募的越多越好,做事的把事情做的越来越好,这样形成两种资源的优势互补。
     ——徐永光展望基金会与NGO的合作之路
    中国可以借鉴美国和韩国,将时尚品牌以显性的方式植入到影视剧中,形成一个商业链条,在品牌得到传播的同时,观众的时尚意识也得到非常好的提升。
          ——马艳丽对中国时尚产业的思考

    有人说娱乐圈很黑,我说错了,娱乐圈是最透明的、最光明正大的,你看人家自己在房间里的照片全世界都看到了,你说透明不透明?
             ——鞠健夫说娱乐圈是最透明的


·出品:搜狐博客
·访谈主持:叶筱静
·责任编辑:郭杏娜
·视频剪辑:刘文普
·媒体合作:010-62727273
    作为中国第一位国际模特大赛冠军、中国模特创建时装品牌的第一人,马艳丽已然成为了中国时尚界的符号人物。她曾踏上远赴突尼斯的心灵之旅,将异域时尚带回中国。她借为贝克汉姆设计球衣的机会,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详细]
    有人说“只有坏消息才是好新闻”,娱乐报道似乎尤其如此。整容、走光、离婚、吸毒,娱记笔下的明星们虚情假意,娱乐圈光怪陆离。然而,被称作“娱头”的鞠健夫,却从来不写负面报道,他说要带着善意和尊重看待明星,他说娱乐圈是最透明的……[详细]
    有人在美国某大学的法学院做过一项调查,大一的时候,99%的学生说学习法律是为了追求正义、捍卫正义,但是到了大三就只有不到10%的学生还在坚守这个信念。撒贝宁说,主持《今日说法》的十年中,他也在慢慢感受这个变化……[详细]
    1988年第一本国际时装杂志进入中国,此后国人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追赶世界潮流。20多年后,重新审视时尚界,资深造型师Tony却说,中国仍处于伪时尚的状态:时尚杂志盲目抄袭国外;明星们缺乏内在修养,品位屡遭诟病;造型师哗众取宠,忽略真正的技术……[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