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09年2月16日,广电总局等5部委通知严禁演员名人当“医托”
    此通知皆因近些年来明星代言虚假广告事件层出不穷:郭德纲代言“减肥茶”广告惹风波被告上法庭;文清代言虚假医疗广告涉嫌严重欺骗;成龙代言霸王乌发被认定为虚假广告……面对这些虚假广告老百姓真是防不胜防。
    然而,讨伐明星并不能治本,媒体和监管部门更是罪不容逃。对付虚假广告我们要的是法律。[圈子热议]

名博评论

对付虚假广告,要的是法律
    对虚假广告的处罚和审理要由司法机关来执行。遗憾的是,现在出台的几乎所有对付虚假广告的政策措施,都把司法机关排除在外。[查看全文]

广电总局等5部委通知严禁演员名人当“医托”

明星代言的广告有多少出了问题?

     早前郭东临、郭德纲、文清、李宇春、周杰伦等明星都有过类似代言“事故产品”的事件发生,而“三鹿问题奶粉事件”更是引发了强烈的反应,问题产品的代言明星们成为公众口诛笔伐的对象。[圈子热议]

郭德纲代言广告惹风波被告上法庭
     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因为代言减肥茶被告上了法庭,有消费者投诉他代言的减肥茶无效,所代言的减肥茶还被央视“3·15”给曝光了。据了解,郭德纲的代言费是200多万,可是面对种种不利的形势,郭德纲十分激动地回应:“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捣乱,我自己用过,我的朋友也用过,都觉得不错。”……[查看全文]

文清代言虚假医疗广告 涉嫌严重欺骗
     由著名主持人文清代言的“眼保姆”广告,因涉嫌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被北京市工商局曝光。报告称,由著名主持人文清代言、治疗近视的医疗器械“眼保姆”,在广告中含有大量不科学地表示功效的断言和保证,同时还声称“产品销售现场场面壮观、多家护眼中心产品断货”等,涉嫌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查看全文]

刘嘉玲被质疑戴假发拍洗发水广告
     刘嘉玲代言广告颇多,引争议亦频繁。先是代言化妆品SK-II,“使用4周后,肌肤年轻12年,细纹减少47%”明显虚夸;而该化妆品被验出含违禁成分,被勒令挺停销,刘嘉玲亦被消费者以虚假宣传之名连续两次告上法庭,一时成众矢之的。近日,刘嘉玲代言某洗发水广告,因涉嫌戴假发又遭揭发炮轰。[查看全文]

成龙代言霸王乌发被认定为虚假广告
    成龙最近因为一句广告词而导致形象不佳——近日有网友投诉称一直以为成龙只做善事,“没想到他也学会做虚假广告了。”该人士指出,成龙在央视热播的一句广告词中居然宣称某洗发水没有化学成分,“拜托有点常识好不好,不含化学成分怎么洗掉脏东西?别瞎忽悠老百姓了。” [查看全文]

小调查

survey

热门标签

虚假广告泛滥 媒体责任难逃

     现在是药品和化妆品广告泛滥,我的确怀疑这些真的是媒体和名人用过和喜爱的东西吗?官方媒体传播的一定是真的,名人使用的也一定是好的,商家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不惜花巨资大做广告,媒体和名人则以最小的成本获取了暴利,至于造成什么后果则无人负责。[圈子热议]

媒体发布虚假广告应该承担责任
     作为一个专业媒体,他的辨别能力显然要强于普通的消费者,他应该有能力辨别广告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形。正因为这些媒体的极度不负责任才使虚假广告屡禁不止,才使广大消费者不断上当受骗。所以我们在痛恨商家、诟病明星的时候,更应该问责媒体,媒体在消费者受骗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查看全文]

媒体不该牺牲公信力来换取广告费
     我们的传媒自贬身价,以牺牲自己的公信力,换取广告费。这样的广告,是在杀鸡取卵。如果说,传媒缺乏真实,人们不在相信传媒公信;如果说,社会缺乏公信,人们不在相信社会公正;如果说,政府缺乏公信,人们不在相信政府公正;因此,公信力是传媒、社会、政府的基石,一旦没有了公信,那让谁再去相信谁?[查看全文]

国外如何应对明星代言虚假广告?

相关监管部门责任更大

     说狠话,不如出狠招。狠招是什么?狠招就是对虚假广告的处罚和审理要由不是虚假广告的利益攸关者来执行,也就是说要有司法机关来执行。遗憾的是,现在出台的几乎所有对付虚假广告的政策措施,都把司法机关排除在外。[圈子热议]

对产品承担监管责任的应该是主管部门
     既然要处理虚假广告代言人,那么对于不管产品合格与否只顾大笔一挥图省事或更多谋私利的政府部门或某些人员来说,是不是首当其冲要将他们按倒在公堂上呢?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明星首先是部门监管不力的牺牲品。从这方面来看,我们的这些公仆如果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可真比明星要害人的多。公仆当有政德,切莫成了公害啊。[查看全文]

相关部门应承担更大的连带法律责任
    一位“钢丝”说:“藏秘排油是假药,应该去查药厂;广告天天播,应该去查媒体;查出假药后还卖了一年多,应该去查工商部门;还有药监局、卫生部门,那么多连带的部门都没人去查,光砸一个郭德纲有什么用啊?”要说责任,广告主、广告策划人、媒体和监督部门甚至包括习惯于盲从的消费者都有必要低下头来自省。对于虚假广告的泛滥,不能说是集体共谋,起码也是集体放纵。[查看全文]

     名人不是专家,他们不可能用专业的眼光来审查广告是否虚假;他们也没有义务承担政府职能的责任,来替公众把好产品的质量关。但如何判断名人“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这就需要在立法层面完善、细化相关规定。[圈子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