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四川通江一位人大代表因谏言县委书记屡屡得不到回应,无奈之下将群众意见整理成打油诗发给县里的干部,以求“上达天听”,可没想到却因“侮辱罪”遭受牢狱之灾
    近两年,一些县级官员纷纷举起法律大棒,以“侮辱罪”、“诽谤罪”对持有异议的公民实施打击报复,如重庆“彭水诗案”西丰“诽谤案”等等,公民的言论、人身自由等权利被县太爷们肆意侵犯。所以从法理上厘清“侮辱”“诽谤”违法行为的界限已经刻不容缓,而公民自身也应该了解现行法律的相关规定,以防自己哪天也不明不白蹲了班房…… [圈子热议]

名博评论

通江“诗案”的处罚违法又悖理
通江县公安局对于吴正春讽刺诗的处罚,是违法又悖理的。当地公安没有依法回避,是违反程序法的。另外,从实体法上讲,对侮辱的认定也是站不住脚的…… [查看全文]

王甘霖调查:人大代表打油诗批县委书记 被定“侮辱”遭拘留

吴正春“直接故意”骂了书记?

    通江县委书记报案了吗?“谐音”就是指书记本人吗?奉劝通江警方应该抛弃满清“文字狱”时代的思维,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办事,别书记没有报案警察却忙破案。 [圈子热议]

疑点一:县委书记报案了吗?
    定罪要件之一:侮辱罪和诽谤罪的犯罪主体只能是自然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还规定这两个罪“告诉的才处理”。
    在“通江诗案”中担任县人大代表的吴正春显然是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但是那位忙得连电话都不接、短信都不回的县委书记范申华是否向公安部门报案了呢?如果没有,通江公安是为何要立案呢... [查看全文]

疑点二:打油诗“直接故意”惹了书记?
    定罪要件之二:侮辱罪犯罪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并且具有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的目的。间接故意、过失不构成侮辱罪。
    再来看看这首打油诗:“贺饭生花,滚滚诺水推前浪,送走黑豹来饿狼。随心组建调研队,整治环境树形象。大街小巷骂声起,上作下秀废纸张。为何神妻不作美,降临通江一饭囊。”全诗可有一句在直接故意“侮辱”县委书记范申华?既非“直接故意”,又怎能算是“侮辱罪”? [查看全文]

更多博友关注“侮辱罪”、“诽谤罪”

  • 骂领导的村官到底犯了什么罪
  • 还应该开一个道德法庭
  • “因言获罪”闹剧何时休
  • 抓记者:一个宪法与民权危机的信号
  • 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你自己
  • “诽谤”大多源自于举报无门
  • 别再滥用公权力对付老百姓
  • 报道涉辽宁西丰县委书记负面 警方进京抓记者

什么是侮辱罪?

  •   《刑法》中定义的侮辱罪是指使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侮辱罪犯罪构成要件

  • 犯罪主体:侮辱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侮辱罪。
  • 犯罪主观方面:侮辱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的目的。间接故意、过失不构成侮辱罪。
  • 犯罪客体:侮辱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人格尊严权和名誉权是公民的基本人身权利。
  • 犯罪客观方面:侮辱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或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 是否构成侮辱罪的界限:侮辱他人的行为,只有达到情节严重的,才以犯罪论处。

侮辱罪与诽谤罪的区分

  •   侮辱罪,是指以暴力或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人格尊严,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   诽谤罪,是指捏造并散步虚假的事实,贬损他人人格尊严、诋毁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打油诗坏了书记个人名誉?

    政府形象工程仅是关乎县委书记名誉?吴正春打油诗讽刺当地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表达普通百姓和基层干部的意见。这点“杂音”怎会成了对县委书记人格的侮辱和名誉的贬损呢? [圈子热议]

疑点三:政府施政只是书记的个人荣辱?
    定罪要件之三:侮辱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
    打油诗谈的只是书记的“个人荣辱”吗?看看范书记搞的“联系群众工作队”,各机关抽派干部150人,为期4个月,一个穷县突然还要增加150万元的行政成本。如此浩大的“形象工程”无疑加重了全县人民的负担。这样的荒唐事都干得出来,老百姓抱怨两句怎么会是针对县委书记个人人格尊严和名誉的“侮辱”? [查看全文]

疑点四:基层干部批评时政算“侮辱”领导?
    定罪要件之四:侮辱罪犯罪客观事实是泄漏他人隐私,诋毁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公然进行。
    吴正春的“犯罪事实”只是写了一首与范书记名字谐音的打油诗,而且此诗只是将基层乡镇干部流传的一些顺口溜归纳起来,并未诋毁范书记的人格,只是针对当下的形象工程。县委书记的荒唐施政激起民怨,连下级官员都看不下去了,这种“不服从”的杂音难道就可以说是对范书记名誉的破坏和“侮辱”吗? [查看全文]

小调查

survey

热门标签

小范围传阅也算“严重侮辱”?

    吴正春将短信群发乡镇干部实属无奈,毕竟那个县委书记死活不接电话。为了规劝书记,一位有着25年党龄的老党员在党政干部间指正失误。即使言辞再过激烈,这种党内监督又怎能算作严重侮辱? [圈子热议]

疑点五:在干部队伍内议事算“严重侮辱”?
    定罪必要条件之五:是否构成侮辱罪的一个重要判断标准是情节严重的程度。
    吴正春在编写打油诗之后,用自己的手机发给了通江县几十名乡镇和县级部门的主要领导。目的也很单纯,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意见转给范申华,望他切实转变工作作风,克服形式主义。吴正春没有隐匿姓名恶意中伤,也没有将打油诗公之于众,而是发给书记身边的干部,尽可能让不接电话的书记看到基层百姓的意见。这是“情节严重的侮辱”? [查看全文]

通江县委书记怎能靠惩处直言者树威信
    通江县纪委的一份《通报》载明,通江县各大局、各乡镇均召开了“作风整顿会”,会议通报了吴正春写“打油诗”发短信侮辱县委领导的情况,会议强调“全县各级各部门和广大党员干部要深刻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要充分树立县委书记的权威。”威信,就是威望、信誉,这个是靠自己赢来,是自己吃苦在前、为民着想赢得的!不是靠“整风”、“会议强调”、“排斥不同意见”! [查看全文]

    以上的五条定罪条件必须同时存在才能判定“侮辱罪”。可是,“通江诗案”案情与此五个条件要么不符要么存疑,所以吴正春的行为根本构不成“侮辱罪”。

同类“侮辱”、“诽谤”案

  • 重庆“彭水诗案”
  • 重庆彭水县教委干部秦中飞,2006年9月因一则针砭时弊的短信诗词失去了自由,涉嫌诽谤被拘,继而被关押1个月...[查看全文]
  • 山西“稷山诽谤案”
  • 山西稷山县三名干部举报了县委书记李润山,随即遭到抓捕、审讯、拘留。2007年5月,三人皆被法院以诽谤罪判刑...[查看全文]
  • 陕西“志丹短信案”
  • 2007年10月,一则有关陕西志丹县14名领导的黄色短信在坊间悄悄传开。短信编写传播人随即受到严肃处理,其中一人被刑拘、两人被逮捕,4名科级干部被免...查看全文]
  • 海南“儋州歌案”
  • 因对学校拆迁有意见,那大二中的两位老师便在网上发帖,以对唱山歌(儋州方言编写)的形式发表言论。随即被儋州警方以涉嫌诽谤市领导为由,处以15日拘留的处罚...[查看全文]
  • 山东“高唐网案”
  • 2007年底,山东高唐县3位市民因网上议政被刑拘的事件。据说,他们在网文后的跟帖涉嫌“侮辱”了县委书记孙兰玉...[查看全文]
  • 辽宁西丰“诽谤案”
  • 2008年1月《法人》杂志报道了辽宁西丰县商人赵俊萍遭遇的“短信诽谤”案。西丰县公安随即进京以“诽谤罪”拘传记者...[查看全文]

即便真的骂了官员 又当如何?

    谈罢“通江诗案”中莫须有的“侮辱罪”,再想想官民关系。百姓为何向官员提意见表达不满?自然因为官员的决策事关一方的发展。所以即便老百姓真的骂了官员,那也是因为政府施政不当。作为官员,作为“公仆”,难道就该对百姓的犯颜加倍报复吗? [圈子热议]

党内榜样:

毛泽东延安挨农妇骂 夸她是个“敢讲真话的好人”
    陕甘宁边区清涧县农妇伍兰花的丈夫在山上用铁犁耕地时,不幸被雷电击毙。伍兰花一边悲痛,一边大骂“世道不好”、“共产党黑暗”、“毛泽东领导官僚横行”等。毛泽东知道后当面嘱咐钱益民说:“把这个妇女马上放回去,还要派专人...向当地政府当面讲清楚,她没有什么罪过,是个敢讲真话的好人。她家困难多,当地政府要特别照顾。对于清涧县群众的公粮负担问题,边区政府要认真调查研究,该免的要免,该减的要减。我们决不能搞国民党反动派那一套...” [查看全文]

他国模范:

布什被美国导演“侮辱”数年 没让“公检法”介入
    对美国总统布什而言,《华氏911》导演迈克尔·摩尔是个无法拉拢的“敌人”。摩尔在畅销书《愚蠢的白人》中对布什大加挞伐,在《华氏911》中对布什内政和外交也进行了辛辣批判,更将“9·11”事件的罪魁祸首锁定为布什。用摩尔的话说,影片的主题就是“布什应该下台”。不过,“侮辱”布什的摩尔不仅没受打压还受到了追捧,洛杉矶时报称他的电影是“美国政治电影的里程碑”。 [查看全文]

斯瓦辛格公开场合遭蛋袭 整了整衣服继续演讲
    当壮硕的州长斯瓦辛格遭受“侮辱”,他既没有动用公权力逮人,也没有用结实的拳头砸人。2003年9月施瓦辛格在加州州立大学发表演讲。他饱含激情地说:“我对自己说,你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加州的恩赐,所以你必须做些事情报答加州人民。”话音刚落,一枚鸡蛋冷不丁飞了过来,砸在施瓦辛格的左肩上。但施瓦辛格却装作若无其事,随便整了整衣服,继续畅谈他的施政计划。 [查看全文]

    在各界的关注下,吴正春以准备发起行政诉讼,通江县领导也已承诺将报销吴因入狱致病的医疗费用,事件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告别灾难连连的2008进入崭新的2009,我们希望在新的一年里通江县委书记和公安局相关领导能意识到错误并进行有效弥补,也希望立法部门能尽快厘清“侮辱”和“诽谤”的界限,别再让这样的帽子扣在“犯言直谏”的百姓头上。 [圈子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