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u_logo
视频:美国关闭驻叙利亚大使馆

  导读:1月28日,阿盟观察团因安全原因中止了在叙利亚的观察团行动。美英法向安理会施压。2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表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俄中投反对票致决议未通过。

阎学通:中国否决UN叙利亚决议案的利弊

   中国五个月内连续两次使用否决权,阻止安理会通过叙利亚决议案。在15个安理会成员中13个支持,只有中俄两家反对。[详细]

俄是叙利亚危机的调停者还是传话者?

   俄外长拉夫罗夫的大马士革之行让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有些化“被动”为“主动”。 [详细]

博友热议


 
中国在安理会行使否决权记录
  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投了否决票,决议未获通过。这也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恢复以后第八次行使否决权。[详细]
日 期
草 案
会议编号
议程项目
投反对票的常任理事国
2012年2月4日
中东局势(叙利亚)
俄罗斯联邦、中国
2011年10月4日
中东局势(叙利亚)
俄罗斯联邦、中国
2008年7月11日
非洲和平与安全(津巴布韦)
俄罗斯联邦、中国
2007年1月12日
缅甸局势
俄罗斯联邦、中国
1999年1月25日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局势
中国
1997年1月9日
中美洲:迈向和平的努力
中国
1972年9月10日
中东局势(巴勒斯坦)
中国、苏联
1972年8月23日
1660
接纳新会员国(孟加拉国)
中国
  叙利亚前景猜想
第一种可能:叙利亚问题和平解决

  从目前来看,并非不存在和平解决的条件。与偏处北非,远离中东核心区的利比亚不同,叙利亚地缘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周边国家形势脆弱而复杂,叙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对西方以及阿盟而言,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自然是最好选择。 [详细]

第三种可能:叙利亚陷入内战之中
  当前爆发内战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事实上,最近几个月来,反对派已积极筹建武装,并频繁对叙军警机构发动袭击(巴沙尔总统称武装冲突和暴力袭击已导致叙军警死亡800余人),和平抗议日益向武装对抗发展,"和平起义"日益转向"武装起义",叙已出现内战的苗头。[详细]
第二种可能:叙利亚问题长陷僵局
     在此种情形下,叙内部继续抗议不断,外部遭到最严厉制裁,将成为当前"阿拉伯之春"面临重压的多国中唯一幸存下来的的孤岛。不过,这一僵局虽有可能形成,但恐最终难以持久。随着反对派的不断壮大,外部介入力度加大,这一僵局可能被逐步打破。 [详细]
第四种可能:复制利比亚模式
    当前叙利亚尚不具备复制利比亚战争的条件,但形势正向那一方向发展,有关国家和组织也在积极向该方向推动。据悉,部分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正酝酿国际干预叙利亚问题。这与利比亚战前国际干涉步骤几乎完全一致,提交安理会实际上就是为下一步国际干预提供合法性。[详细]
中国工人并非首次在苏丹遭劫持
动荡中的叙利亚何去何从
   虽然巴沙尔政权正面临十多年来最严峻挑战,但叙问题目前尚未到关键时刻,战争也非迫在眉睫。从目前来看,叙利亚问题的未来发展还有多种可能性。[详细]
  叙利亚局势各方力量分析
巴沙尔政权:内忧外困,四面楚歌

  阿萨德家族利用阿拉维派这一占全国少数人口比例的派别,统治着占国民大多数的逊尼派民众达40年。除了逊尼派以外,阿萨德还同时面临着来自本国土耳其—库尔德民族以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压力。阿萨德面临的第二个窘境便是反对派活动的逐步武装化。叙利亚军队的中下层也已显露变节端倪。 [详细]

倒戈军队:势力单薄,不能形成大威胁
  主要是由“叙利亚自由军”、“自由军官运动”以及一些亲人受到巴沙尔政权迫害的军人组成。在这个所谓的“军官营”里,有六七十名从叙利亚军队中叛变来的战士。虽然土耳其默许其跨境打击叙利亚军队,但“叙利亚自由军”始终缺少武器,难以造成更大的威胁。[详细]
反对派:难以形成统一阵营
     叙利亚反对派主要有“全国委员会”以及自由派、穆斯林兄弟会、协调委员会、库尔德人团体和亚述人团体等政治派别。但叙利亚没有成形的反对派,且分散于国内外,派系间难以变成一个类似于利比亚那样的统一阵营,难以被外国势力承认为叙利亚人民的合法代表。 [详细]
境外力量:势力强大,但仍需寻找合适方式
    因为美国目前仍然陷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乱局中,如果美国再军事打击叙利亚,则美国在中东的处境将更加困难。但北约成员国之一的土耳其政府不仅公开庇护叙反政府分子,并且加大了对叙利亚的制裁。但北约秘书长曾公开表示不会在叙利亚设置禁飞区。[详细]
中国赴苏丹维和部队开展防卫演练
迷宫困鼠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伴随着一声声呐喊和呼啸的子弹,匍匐在地上的叙利亚示威民众趁着狙击手更换弹匣的空隙,纷纷站起身来,搀扶着往街角窜去。[详细]

  叙利亚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阿萨德家族控制下的国度

  1970年11月16日,哈菲兹·阿萨德以不流血政变方式取得该党及叙利亚的领导权。相较于卡扎菲政权的42年(实权)执政,阿萨德家族的执政时间也已近41年之久。在这41年的父子执政时间里,叙利亚内部矛盾其实由来以久。 [详细]

纵横捭阖的平衡外交
  老阿萨德超凡脱俗的驾驭国际和地区形势、以及善于在各种势力之间搞平衡的能力,最终使叙利亚从一个被西方列强弱肉强食的“牺牲品”转变为一个“令人生畏”的地区强国。[详细]
阿拉伯民族主义跳动的心脏
     千百年来,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已深深扎根于叙利亚社会土壤之中。虽几经变迁民众对阿拉伯民族的认同感却经久不衰。终于演变为阿拉伯民族主义,并自视为“阿拉伯民族主义跳动的心脏”。 [详细]
小国家,大能耐
    叙利亚是阿以和谈中最为关键的棋子,无论是中东和平进程的主导者美国还是以色列,都不能忽视。以色列开国总理本·古里安称,没有埃及,阿拉伯国家无力对以色列发动战争;没有叙利亚,以色列无法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和平。[详细]
中国工人并非首次在苏丹遭劫持
举足轻重的叙利亚
   正如英国《每日电讯报》的报道说,利比亚的危机只不过是一个“客串的小节目”,叙利亚才是中东冲突的核心。叙利亚一旦生变,势必在中东地区引发更为剧烈的动荡。[详细]

更多 >>

博友热议

更多专题